喃妄🍂.

突发奇想

大概是突然萌上康娜x才川。然后就一下脑补了设定。
就是两人是发小,然后一起长大啦。康娜时不时地撩几下才川啊。
主要以校园为背景吧。之后到了什么高中啊,自然会有跟异性接触啊,自然就会有什么吃醋梗啊啊啊可爱死了。

还有一种现代设定,大概都是偏成人了吧。
刚开始想的是非常红的coser和刚入圈的小透明诶嘿嘿。后来想想影视圈什么的大佬黏着小新人(互相喜欢吧←)。

感觉老套老套的,但也只能想到这些了。或许哪天改一改我就会写出一篇中篇来。√

占tag致歉。

光明【雷安 雷卡】

√是这样的我也是第一次写凹凸同人,算处女作吧…!有点小紧张,bug很多,然后开头那句话也就突然想到然后就开始构思了。开头好好的,结尾有烂尾嫌疑啊啊啊不嫌弃的话,开始食用吧…!!
我自己写的都不敢看第二遍!!

雷安  雷卡 ooc预警 好多私设。

“黑夜给了我黑色的眼睛,我却用它寻找光明。”

夏日午后的暖风懒洋洋地拂过,混杂着阳光、青草和湿润泥土的气息,轻轻撩起伫立在山坡上的人的黑发。
猩红的血迹在纯白衣上格外刺眼,腰间的剑伤阵阵刺激着大脑皮层。雷狮阖上眼睑,整理脑内混乱的思绪。
雷狮已经已经很少花这么长时间去想一件事了。毕竟海盗团大部分需要考虑策划的事都交给卡米尔。身后传来细微的脚步声,回头看了看,倒也觉得这人来的正是时候。也便继续眯着眼享受这少有的好天气。
脚步声在身后侧停了下来,雷狮开口问道:
“卡米尔,何谓光明?”


昨日傍晚在森林里碰到了总与他针锋相对的骑士大人。
并且,他受着重伤。鲜红的血半凝在纯白的衬衫上,嘴角的血渍和近乎白纸般的脸形成了鲜明的反差。衬衫也撕坏了几处,露出里面仿佛还在汩汩流着血的伤口。
啊,你说,这对于雷狮来讲不是个大好机会吗?可以除掉这个令人烦躁,满口骑士道的混蛋。
雷狮却突然想拥他入怀,然后问他是谁让下手这么狠。雷狮的眼角抽搐了几下。再然后,他希望换个脑子。
“哟,安迷修——你怎么在这儿?”

安迷修自是没有回答他,只是狠狠瞪着靠在树干那的人。不知是不是因为受伤的原因,这眼神也没平时凶悍,忽觉有种逞强的意味。
不过他现在的处境很危险。
“该死的恶党…”

雷狮慢慢走进安迷修。安迷修握紧手中的剑,明知现在的状态根本斗不过,可还是放出狠话,近乎挑衅说道:“你应该不想再被刺一刀吧?”
忘记说了,在雷狮走到这附近时因为发出的声响被安迷修发现了,第一时间就给他来了一剑,在肩膀附近。
雷狮嗤地轻笑一声,蹲下身,钳住那两只欲造反的手,强迫面前的人放下武器。凑到安迷修耳边,带着些恶趣味地问道,
“让我瞧瞧——是谁把咱们的骑士大人伤得这么重?”
嘛,猜一下吧。安迷修目前排行第四,实力自是不容置疑。正面交锋真的想不出会有谁有这种实力,或许第一名可以…?不过那愚蠢第一名只知道找第二名决斗。背后偷袭那些计俩或许可行,也要看是谁。
“嗯…被信任的伙伴来了个防不胜防?”
面前的人偏了偏头,眼神更是暗了暗:“不关你的事。”
“为什么呢…或许因为那个人早就发现了你们之间有不合,所追求的东西不同。你所希望的“光明”他做不到,或者他心中的“光明”和你的分歧越来越大。你会成为他的绊脚石。但他还需要……你的力量。然后达到目的,杀人灭口?”
雷狮忽然觉得其实自己的脑子也没这么不好使。
愚蠢的“光明”。
“没杀掉真是太好了。”雷狮砸了咂嘴,“毕竟,你还是死在我本大爷手上好一点吧?”
“恶党,你有完没完——!”
安迷修忽然挣脱束缚,雷狮迅速站起身,后退了几步。他的剑离雷狮胸口也就咫尺,仿佛下一秒扎下去,血就迸溅出来。
“啊拉骑士大人恼羞成怒了?”
雷狮看起来倒也一点危险意识也没有。优哉游哉地叼着一根草。
“你走不走?”安迷修近乎咬牙切齿地说道。
雷狮看了安迷修一会,好像在思考什么。然后缓缓开口道:“好吧好吧——我也做次光明正大的海盗吧,不乘人之危——”说完便消失在森林中,只留下风吹树木的沙沙声。



雷狮回想完昨天的事,等着卡米尔的答案。

“人们想要守护,想要追求的东西吧,对于每一个人,答案都是不同的。‘光明’或许可以是人,可以是物,可以是一种社会状态。”
“嗯…安迷修或许追求的是第三类吧。”
“那个排第二的…他心中想守护的东西应该是他的发小,也可以称为‘光明’吧。”
“还有…”
卡米尔抿了抿嘴唇,欲言又止。
“还有…?”雷狮偏过头,问道。
卡米尔眼神暗了暗,想了想,摇了摇头“没什么…”

光明,还真是可望不可得的东西。
雷狮这样想到。
卡米尔大概也这么想。
就算他的大哥在世人眼中是黑暗,在他心里是唯一的光明。

“走吧,这么好的天气可不能浪费了,去寻找些有趣的猎物吧!”



这么长也耐心看完了真的真的谢谢你!!!

前世今生(?)

前世.

  战火烧燎过的土地,是焦黑的土地,是鲜血蔓延的土地。
   
  西边的太阳似也映上了一抹浓厚的血红,目之所及都是殷红的,实在瘆人。
   
  身上到处是伤口,深刻入骨,无法言喻疼痛一阵阵的刺激着神经,似乎想用这种方法清醒自己。可意识也不听使唤了,渐渐涣散。即使用尽最大能力微微睁开双眼,也只能看见一片模糊,日落的光晕也不似往常,虽说它能不断给予热量,但能做到的也是微乎其微了。身上的魔力早已消耗殆尽,慢慢地就连身上的温度都快要感觉不到了。真的撑不住了……
   
  
   “最后一面……也没见着吗……”
    “大人……”
   
  
          
今生.

  训练有素的跳下车,找到自己的编号与宿舍,整理好物件。尖锐哨声一响,本能的以最快速度跑出宿舍。
 
  乖乖地站好军姿。听着站在最前方的长官讲话。
 
  “你们都是从各个部队挑出的最优秀的人……”

  嗯?声音好像有点熟悉,悄悄踮起脚认真的打量面对这边的长官,看起来挺年轻的,剑眉鹰眸的……从脸再往上看——
   

  “噗。”
  看了看四周,赶紧憋住要蹦出来的话。
  可又忍不住多看了几眼。
  “噗哈哈哈哈哈哈哈哈——”
  “这个发型 我快受不了了哈哈哈哈哈哈——”
   

  长官的脸以肉眼可见速度黑了下来,周围气温好像也降下来了几分,眼睛更是死死的看着自己。
   
  等等,我做了什么?!
   
  等等长官,我还真不是你什么前世情人,你不用这样看着我,我被看的心慌呀!不要看着我了!真的不用啊!我错惹!对不起啊!
   
  隐约看见他的口型“小矮子,等着”
   
  接着他翻开名册,一页一页的翻,然后……似乎找到了。
  
  “原第八部队,狙击手。”他轻声念出简要信息,接着,厉声道,
 
  “李元芳,出列!”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还是得继续纠缠.

我写了什么啊真是的/扶额.
明明开始这么攻气的啊/扶额.